? 第51章  平凡中的幸福-猎艳江湖 ag亚国|开户,ag亚游线路|官网,ag亚游娱乐平台官网|HOME

猎艳江湖

第51章  平凡中的幸福

c2017-2-14 10:44:3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龙翼醒来十天之后,他便可以下床走动了,连学医十年的沈雪衣都惊讶于他的体质过人。

????这天,沈雪衣帮龙翼把脉,缓缓道:“现在你的情况已经好转,伤口开始愈合,但暂时还不能使用内力,否则脆弱的经脉会尽断。”

????龙翼问道:“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重新使用武功?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不知道,你伤的是心脏,运行真气时会把你心脏的伤口胀破,到那时,就是十个沈雪衣也救不了你。”

????龙翼道:“难道我这辈子都不能再用真气了吗?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那也未必,看你体质过人,估计只要好好在这里修养,等心脏伤口完全愈合,我再替你恢复经脉,让真气畅通行走,你现在主要是体内血脉阻塞,真气无法运转,只要我施以金针引渡,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。”

????龙翼勉强的微笑,道:“那现在我该做什么?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四处走走,放松心情。”

????龙翼想提脚,都觉得全身软软的,于是他问道:“我该走哪里去?”

????沈雪衣显得不耐烦的娇姹道:“你这个人还真啰嗦,你爱去哪里,就去哪里。”

????龙翼顿感无趣,摇摇头,独自往屋外走去,出了小竹楼,就是一片竹林,龙翼找了一棵树叶浓密的大树下,便躺了下去。

????或许他真的太累了,加上树荫之下的确是个休息的好场所,不久一阵有节奏的睡哼呼吸似有似无地传来了,睡梦中的龙翼,感觉恍如置身于之中,一泼泼的雨水,狂袭在他的脸上,当下不由惊醒过来。

????龙翼睁眼一看,却见沈雪衣手中提着一个大木桶,水就是从那桶里流出,然后洒在他的脸上,龙翼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????沈雪衣带着不悦的口吻,愤恨道:“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我找了你老半天,你倒好,象一条死狗般躺在这里。”

????龙翼晃了晃脑袋,当下歉声道:“对不起,我实在太累了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

????沈雪衣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还以为你到哪里死去了。”

????接着又道:“太阳刚下山,你说现在是什么时候?”

????龙翼邪笑道:“太阳下山了,难怪我觉得那么饿!”

????沈雪衣重重的哼了一声,转身往自己的小竹楼走去,龙翼自然也不敢吭声,连忙快步跟上, 才一走进竹楼,一股菜香直冲他的脑门,他当下一个箭步赶过去,坐下,刚抓起筷子,想尝尝桌上的美味。

????“啪!”

????的一声,龙翼抓筷子的手,被打了一个莫名其妙。

????沈雪衣冷冷道:“我不想与一个脏人共餐,先去洗洗手再上桌。”

????龙翼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的尴尬,只好跑去洗手,随后在回来坐下,再度抓起筷子,同时微笑道:“现在我可以尝尝你的手艺了吧?”

????话刚说完,便夹菜吃了起来,或许龙翼真的是太饿了,竟然连美女坐在眼前也不招呼一声。

????“啪!”

????又是一大巴掌!沈雪衣愤声道:“我不想与一个饿鬼共餐,你最好给我吃得斯文一点。”

????龙翼这下脸实在挂不住了,手中的筷子伸也不是,缩也不是。

????“噗嗤!”

????一声娇笑,沈雪衣见龙翼那副糗样,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,那灿烂的一笑,宛如春风拂面,百花盛开,美丽原来是如此的简单,龙翼看得一痴。

????龙翼看见她的微笑,这才松开紧绷的神经,邪笑道:“你的笑声不但好听,而且笑起来的样子也更好看,你实在应该多笑一点,这样我就是不吃,也会觉得很享受。”

????“你!”

????沈雪衣闪电般的再度扬起玉手,又要括他一个耳光的那一瞬,突然一停,长叹一声,道:“真想不到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厚脸皮的人!”

????龙翼道:“我脸皮厚,第一次听说,沈姑娘你倒是让我奇怪。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奇怪什么?”

????龙翼道:“你医术这么高明,应该是悬壶济世,干嘛窝在这里?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我的事情,你最好少管。”

????“是、是,沈姑娘教训的是。”

????说着,龙翼小心翼翼地夹着饭菜吃。

????盏茶时间过去,沈雪衣放下手中的筷子,看着龙翼道:“你吃饱了吗?”

????龙翼道:“说真的,你烧的饭菜还不是一般的好吃,我这辈子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,真好吃。”

????沈雪衣心里一甜,但是脸上还是冷冰冰的道:“不必给我戴高帽子,我问你吃饱了没有?”

????龙翼道一脸苦瓜,道:“哪能啊,你吃饭都那么多要求,那么多规矩,我怎么吃得快?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那你就快吃,吃完之后,我替你把脉治疗。”

????龙翼拿起筷子,略迟疑了片刻,忽然问道:“你该不会又给我一巴掌了吧?”

????他话刚说完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就大吃了起来。

????沈雪衣何时见过这样的吃相,她静静地欣赏着,她没有再给龙翼一巴掌,其实,龙翼的吃相填补了沈雪衣心里的空虚,那是一种安慰,二十年了,做得再好吃的菜也是一个人在吃,无人欣赏和喝采,那是何等的寂寞、孤独,龙翼的风趣,给了她意外的激情,那是一份久违的感动,这份感动甚至比别人赞叹自己医术高明还要强烈许多。

????一阵风卷残云,满桌的菜,个个盘底朝天,沈雪衣居然二话不说,静静地把碗筷收拾进厨房,大约过了盏茶时间,沈雪衣又回到大厅,同时手里还拿着一个木盒。

????“把衣服脱下!”

????一个口令,一个动作。

????龙翼毫不迟疑的脱下长衫,内褂,结实的肌肉,浑厚的胸膛,宽阔的肩膀,已赫然呈现在沈雪衣的眼中。木盒一打开,里面装着数十支大大小小的金针,她信手拿起一支,认准了位,便刺入。

????龙翼感觉得出,这只白皙的玉手,一直颤抖不停,他微微抬头看沈雪衣,那绝世的面容充满了焦虑,让人于心不忍,沈雪衣的美丽实在不在梅含香诸女之下,龙翼奇怪她为什么不在天仙谱之列。

????这时,沈雪衣忽然拔出金针,疑道:“你在想什么?看你……体内真气根本无法凝聚。”

????龙翼道:“这个嘛……其实也没有什么。”

????沈雪衣淡淡道:“既然没什么,那你就乖乖的,心无杂念的配合我的治疗。”

????龙翼二话不说,依照她的吩咐做了起来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沈雪衣插完金针的时候,龙翼竟然已经如同老僧入定一样坐着入睡了。

????沈雪衣看着他的样子,心中一阵无奈,同时还多了一份甜蜜,她感觉自己的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充实。

????难道这就是世人常说的幸福?

????平凡生活中的幸福。

????转眼之间,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,虽然龙翼受伤的经脉还没有完全愈合更新,但也一天天地好转起来了,同时好转的,还有龙翼与沈雪衣两人的感情。

????这天,龙翼从竹林中跑出来,兴奋的道:“喂,雪衣,你猜我找到了什么?”

????不知道什么时候,龙翼对沈雪衣的称呼更为亲切了,开始叫的几天,沈雪衣经常强令他不要叫得这么亲切,可龙翼却依旧继续这么叫,最后沈雪衣实在没办法了,也就任由龙翼这么亲切的叫了。

????在相处的这段日子里,沈雪衣觉得龙翼有时候其实也充满了童趣天真,远离江湖的日子他总是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而出于女性母性和爱心,沈雪衣慢慢地也被龙翼所表现出的行为举动而吸引,替他看病,为他做饭,听他讲故事,沈雪衣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。

????这时,沈雪衣在竹楼里煎药,听到龙翼这么大声地喊叫,回了一声,道:“是什么?”

????龙翼兴奋的道:“这鸟不拉屎的竹林,竟然还长笋子耶。”

????沈雪衣一听,迎出来道:“真的吗?快让我看看。”

????龙翼迎上前去,拿了几块小小的竹笋,递了过去。

????沈雪衣接过竹笋,看了半天,这才疑声道:“奇怪,我在这住了十几年,从未曾见过这片竹林长笋子耶。”

????龙翼微笑,看了她一眼,道:“说的也是,以前这里都是雌竹子,没有雄竹子,怎么能长出竹笋来”沈雪衣一听,“呸!”

????了一声道:“你有点常识好不好?什么雌竹子、雄竹子,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。”

????龙翼道:“喂,雪衣,我是说真的,你也应该找个好对象嫁人了,整天呆在这个鬼地方,能长出竹笋子吗?”

????他后面那一句话说得极为细声,沈雪衣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????龙翼挺了挺胸膛,正色道:“我说,你呆在这里,当然看不到竹笋子了,外边世界的竹子那个不长笋子,你整天呆在这里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????沈雪衣心里一酸,长叹道:“你不会了解的。”

????龙翼道:“你不说我怎么会了解呢?”

????接着,他邪笑两声,继而又道:“其实天下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男人,比如我……”

????龙翼突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赶忙低垂着头,生怕沈雪衣一个巴掌袭来,她却没有动手,最近一段时间,她越来越少对龙翼动粗了。

????沈雪衣看了龙翼一眼,缓缓地低声道:“这段时间的相处,我深知你是一个很好的男人,无奈我们相识的太晚,而且你也已经有了……”

????龙翼唯恐伤了她的心,接口道:“喂!雪衣,我好不容易挖到的竹笋,今天我们可得好好庆祝一番。”

????沈雪衣娇声嗔道:“我看你真像一头猪,一天到晚就只想着吃。”

????龙翼微笑,道:“猪?也不错啊,福大命大,被人骂了也听不懂,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说不定它还是前生的神仙投胎下凡呢”沈雪衣听见他又开始长篇谬论,嫣然一笑,摇了摇头,无奈的道:“真拿你没办法,我去烧菜,待会记得回来吃饭。”

????说完她转身进入了小竹楼。

????龙翼吹着口哨,又往竹林内走去,不久,突然见到他手里提着只活生生的野兔,兴高采烈的往小竹楼跑去,他一边跑一边吆喝着道:“哈哈……我得手了……我逮到了……今晚又有好吃的了……”

????厨房内的沈雪衣双手湿淋淋地跑出来,不解的道:“又有什么事,那么高兴?”

????龙翼喜悦的道:“看,我逮到了一只兔子!”

????沈雪衣失惊道:“你用内力了?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没有,我在那边设下了几个陷阱,好不容易才逮住它的,快,帮我宰了它,今晚加餐。”

????如果换成平常可以用武功,逮住一两只兔子,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,但是,龙翼现在伤情严重,无法运行体内真气,他现在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,却能逮到活蹦乱跳的兔子,怎能不让他高兴。

????沈雪衣看着这兔子,颤声道:“这……”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龙翼望着她失惊的神情道。

????沈雪衣摇头,道:“不行,我不敢杀生,你自己来吧。”

????龙翼一怔,道:“医生还不敢杀生?真没用。好,今晚就让我表演,让你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????这回轮到沈雪衣一愣,道:“你行吗?”

????龙翼哈哈一笑,道:“开什么玩笑,除了生孩子我不行之外,没有我龙翼不懂的,这些日子来,整天看你洗啊、切啊、煮啊,我看都看懂了。”

????“也好!”

????沈雪衣道:“我去清理桌面,你来下厨。”

????龙翼二话不说,提着野兔就往厨房去,良久……日落西山,黑夜来临,龙翼终于将今晚的菜肴全部搞定,当他兴冲冲的把菜拿出来的时候,他怔住了,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他的心里彻底地被震撼住了。

????只见沈雪衣不知道何时换上了一袭粉红的连衣带裙的宫装,玲珑浮凸的身材尽显无疑,加上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,宛如凝脂一样的肌肤,如同出水芙蓉般娇嫩动人,她全身上下充满了女性的诱惑力。

????沈雪衣看着龙翼完全痴迷的糗样子,不禁娇声笑道:“龙大侠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,我都快饿扁了,还不开饭?”

????这是龙翼平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想不到今天却从沈雪衣口中说出,龙翼听在心里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甜蜜和幸福。

????“哦……嗯……对……开饭……马上开饭。”

????龙翼恍惚的放下手中的菜,缓缓地入座,他到现在还完全痴迷没有回过神来,就伸手往桌面上的菜抓去。

????沈雪衣嗔道:“看你……既不上饭,又没有碗筷,你难道要人家像你一样,用手抓来吃啊!”

????“我去拿!”

????龙翼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,喃喃自道:“太美了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

????龙翼飞快的递上碗筷,沈雪衣夹起一块竹笋,放入口中,“呀!”

????她皱起眉头,讶道:“这能吃吗?”

????龙翼一愣,道:“怎么不能吃,我刚才不是吃了很多快吗?”

????说着,他也夹起一块放进口中。

????“哇!奇怪,刚才我吃了那么多,怎么都没有这种感觉?” |||网|||

????龙翼苦笑道:“对不起,我烧坏了。”

????沈雪衣笑了笑,放下手中的碗筷,道:“我吃饱了,你慢慢吃。”

????龙翼苦着脸,道:“别这样嘛,好歹也给我一点面子嘛。”

????沈雪衣摇摇头。

????龙翼想到自己与陈舒玉在世外桃源避世的时候,经常烧烤,香味浓郁,于是兴奋地站起来道:“走!我还有一个绝招,保证你喜欢。”

????说罢,也不管沈雪衣反应如何,就牵起她的手往竹林跑去。

????两人来到竹林中,月光下,龙翼笑道:“你帮我生堆火,我们来烤兔肉吃。”

????沈雪衣一听,微笑道:“好主意。”

????龙翼又回到厨房拿出另外半边没有煮完的兔肉,串好之后,便烤了起来,良久……肉香四溢,沈雪衣忍禁不住伸手想去撕兔肉,却听“啪”的一声,龙翼已经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她的手背。

????“兔肉还没熟,不能吃,我可不想与饿鬼共餐!” |||网|||

????龙翼邪笑地说道,这平常是沈雪衣的专利,此刻却从龙翼的口中说出。

????沈雪衣娇嗔道:“好啊!你欺负我。”

????龙翼一见苗头不对,撒腿就跑,试想,一个武功全失的人,又怎么能跑得掉呢?很快,龙翼的衣领就落入了沈雪衣的手上。

????龙翼苦脸一摆,长叹道:“完了,完了,真实虎落平阳被犬欺,龙游浅水遭虾戏。”

????沈雪衣听了,良久,她突然玉手一松,缓缓的道:“你真的那么想恢复武功吗?”

????龙翼道:“当然了。”

????沈雪衣喃喃的道:“恢复了武功,你是不是就要走,我……”

????龙翼没有多加思索,道:“喂!雪衣,你说一个习武之人,突然间变成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的废人,换作是你,又该怎么做?”

????沈雪衣强作笑脸,转移话题,道:“现在我们可以吃兔肉了吗?”

????龙翼点点头,长叹道:“我想喝点酒。”

????沈雪衣一怔,道:“不行!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一点……一点点就好了。”

????沈雪衣不忍心拒绝他,径自往小竹楼内走去,不久,她捧出一坛美酒,递给龙翼。

????龙翼接过美酒,微微一笑,“咕噜咕噜“的喝了起来。

????“好酒!好痛快。”

????龙翼一边喝一边赞道:“你要不要试试?”

????说着,他把酒递给了沈雪衣,沈雪衣迟疑了一下,拿起酒坛,喝了一口。

????她皱着眉头,道:“难喝死了。”

????把酒又递还了龙翼 。

????龙翼接过酒坛,又大喝了一口,邪笑道:“喝酒也要看心情的,不过,就还是少喝为妙,伤肝伤胃的,有时候喝了还会伤心。”

????“伤心?我喜欢伤心。”

????说这话的同时,沈雪衣已抢下了龙翼手中的酒坛,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。

????龙翼见火光下的沈雪衣,双颊红彤彤的,好不迷人,心里想着:“虽然她没有沈天媚、苏雯贞、梅若姬那样美丽,但是也绝不比梅含香、凌雪研她们逊色。”

????酒后的沈雪衣,似乎有些醉态,继而脱下长衫披在她的身上。

????“不会喝就不要喝,真实搞不懂你……”

????龙翼说着,又往火堆中加一些柴火。

????沈雪衣仿佛真的不胜酒力,身子骨已轻轻的依偎在龙翼的肩上。龙翼心中一动,但是大气也不敢吐,低声道:“喂!雪衣,酒已经喝光,肉也只剩下骨头了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

????望着一弯新月和满天的繁星,幽静的天空下,面对池塘的草地上,只有他们两人相依相偎,虫鸣鸟语,只是画卷上的点缀。

????这时,依偎在龙翼肩上的沈雪衣,早已经安详地睡过去,带着她那段痛苦伤心的往事一起进入梦乡,但愿还有今晚的美丽与甜蜜,龙翼无奈地摇摇头,当下轻轻地抱起沈雪衣,往小竹楼走去,进入她的内室,把她放倒在床上,然后细目望去。

????突然一股异样的光芒,从他眼睛里绽放而出,龙翼只觉得丹田内亦有一股直冲脑门,“不……我不能……我绝对不能这么做……”

????龙翼心里想。

????他深深知道,此刻,如果自己扑上去,他就可以得到沈雪衣,甚至可以使用《圣心御女真诀》恢复自己的武功,但是他能这样趁人之危吗?

????龙翼的内心交战了许久,对于他而言,压抑住往上升腾的欲火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尤其是面对像沈雪衣这样的绝色美女。

????龙翼又在她床底找了一坛酒,步出小竹楼,独自喝了起来,酒,他一口接一口地喝,愁却是越来越多。

????想到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己,想到父亲的血海深仇,龙翼除了感慨,还是感慨,而沈雪衣的内心深处,一定也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吧,过去的,就让它过去,何必再去追究,往事不要再提。

????沈雪衣一直的回避,其实就是希望时间把内心的伤痛抚平,可是她怎么知道,将自己困在这芸香谷之内,她只会更加的痛苦。

????星星在闪烁,月亮西沉。凉风吹来,带着丝丝凉意,龙翼却是醉了。

????朝阳东升,成千上万条金光,这时已经刺穿层层的雾气,照龙翼的身上,龙翼刚醒来,立觉得一股寒气冻得他全身一抖,原来火堆早已被露水浇熄灭,而自己的身上,却多了一件被毯,他缓缓地站起来,往小竹楼走去,才一跨过门槛,那股熟悉的浓郁的菜香直冲入他的脑门。

????只见沈雪衣端着一窝热乎乎的清粥,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看见龙翼站在门外,不由柔声道:“我正想去叫醒你,来……刚煮好的粥,快趁热吃。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我先去洗把脸,你先吃吧。”

????说着,往里面去了。

????大约盏茶时间,龙翼整理得干干净净,精神爽朗的出来,拿起碗筷,二话不说,边吃了起来,沈雪衣也低头只顾着吃,两人谁也不说一句话,好像生怕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一样,一阵沉寂,连楼外的虫鸣鸟语都格外的显得刺耳。

????沈雪衣终于忍不住,打破沉静道:“对不起,昨晚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????龙翼笑了笑,道:“喝酒有文有武,像你那种喝法,迟早都会醉的。”

????沈雪衣疑道:“我没闹什么糗事吧?”

????龙翼邪声道:“有!糗事可多了,你一直抱着我猛亲的,我实在无法忍受,才一个人到竹林中打地铺的。”

????沈雪衣的双颊顿时绯红起来,当下歉声道:“我……我真的记不起来了。不过即使是有,我也是无心的,你可不要黑白想才是。”

????龙翼得理不饶人,继续的道:“你叫我怎能不想,你……你……你叫我今后还有什么颜面见人啊!”

????“噗噗……”

????沈雪衣一阵娇笑。虽然自己被他消遣了,但这实在让她轻松不少。

????沈雪衣微笑道:“我说龙大侠,你那话应该是小女子我说才对的吧?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江湖公约规定,在五湖四海之内,男女享受同等的地位和权力,换句话说,就是男女平等,所以女的也可以欺负男的。”

????“噗噗……”

????沈雪衣又是一笑,道:“什么江湖公约?我怎么都没听说过?”

????龙翼邪笑道:“当然没有听说了,这要等到龙大侠登上武林盟主之位才公布实施的嘛。”

????沈雪衣会心地笑了,这段日子的相处,她也深深感受到龙翼,是她有生以来遇到最具大丈夫气概的男人,尽管看起来他显得年轻一点,但是那份纯真与青春的激情,在他充满男人气概的身上,非常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使得龙翼更加的平易近人,对女人充满了诱惑力。

????沈雪衣看了龙翼一眼,道:“看你现在这副德性跟山中莽汉没有什么区别,还要做武林盟主?”

????龙翼道:“等我恢复武功,我再让你见识我的实力,武林盟主,不过是小菜一碟。”

????沈雪衣摇摇头,轻叹一声,没有答话,良久……她突然的道:“若是你一辈子无法恢复武功呢?你又会如何做?”

????龙翼支吾了一会儿,苦笑道:“事情若真是那样,那我也只好找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隐居避世起来。”

????“就像现在的你一样。”

????龙翼又强调说。

????沈雪衣冷笑道:“你那么特殊、好动,一定耐不住寂寞的。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这可说不定,环境往往会改变一个人,正如以前的我,从来不会为了吃喝拉撒这种小事烦恼,因为,我有一身武艺,哪里都能找到吃的喝的,而如今……”

????他长叹一口气,没有再说下去。

????沈雪衣突然冲口而出道:“你可以永远留在这里啊!”

????说了这句话之后,她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当下低垂着头,不再言语。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其实,这里真是一个隐居避世的好地方,可是……我会毁了雪衣你一辈子,这种事情,我龙翼是万万做不出来的。”

????沈雪衣看了他一眼,没有吭声。

????龙翼站起身来,道:“好了,吃也吃饱了,咱们到外边走走。”

????不管沈雪衣愿意与否,龙翼都已经牵住了她柔软温暖的玉手,一起迈步往小竹楼外走去,这时,成千上万的金光刺穿层层云雾,虫鸣鸟语声更加唤醒了这沉睡的大地,好一份黎明时分得清爽与宁静。

????沈雪衣感受着这自然的清新美丽,心情一松,拉起龙翼的手,道:“咱们去河边瞧瞧,看看能不能抓些鱼虾,中午加菜。”

????龙翼兴奋的道:“好啊!抓鱼,我最喜欢了。”

????二人穿过竹林深处,经过几条蜿蜒的小径,一阵潺潺的流水之声,已隐约可闻,顺声望去,只见一条清澈的溪水,伴随潺潺的流水声,在这初夏炎炎的群山里,更是使人有股跳下去洗澡的。

????龙翼微笑的戏言:“有这么好的地方,你怎么不早点带我来,我觉得这芸香谷越来越好玩了。”

????沈雪衣宛然一笑,娇声道:“人家以前没有想到要带你来,现在来了也不迟啊!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今晚我们就吃鱼吧,好久没有吃过活蹦乱跳的鲭鱼了,这次还不让我露两手……”

????话未说完,只听“彭!”

????一声,龙翼已一头跃下水中,谁知道这溪水淌急,龙翼武功还未恢复,一时之间,被水卷入了激流中。

????“雪衣!这水流好急,我挺不住了,快来救我!”

????龙翼惨叫道。

????沈雪衣神色微变,当子一掠,也跃入水中,没两三下便把浑身湿透的龙翼托上了岸。

????“你啊!还以为自己是水中蛟龙,也不想想自己武功……”

????言及于此,她突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急忙住口不言。

????龙翼却是丝毫不在意,接口道:“武功尽失,还想耍宝,哼!我就是不信这个邪。” |||网|||

????说罢,他又要往下跳。

????沈雪衣眼明手快,一把拉住他的身子,道:“再不听话,人家不理你了!”

????说着她嘟起个小嘴,显然是真的生气了。

????衣裙尽湿的沈雪衣,衣衫紧紧贴在她完美玲珑的玉体上,显得是那样的凹凸起伏、晶莹剔透,那种说不出的媚态,看得龙翼顿时口干舌燥,欲火上升。

????龙翼转过头,故意不去看她,长叹了一口气,望着那潺潺流动的溪水,一时竟发呆起来……自己不是柳下惠那样的阳痿君子,他龙翼全身充满着青春的激情和,他是一个男人,而沈雪衣是一个可以让任何男人都会产生冲动的女人。

????自从闯荡江湖这么久以来,他龙翼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压抑自己的情感,或许是经历过太多悲喜和生离死别,对于爱情与,龙翼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了。

????良久……龙翼突然苦脸一摆,无奈的道:“唉,迟早有一天,我会控制不住自己,我会发疯,我会抓狂的……”

????沈雪衣淡淡的忧郁道:“也好,要疯我们就一起疯。” |||网|||

????龙翼见她忧郁起来,忙转移话题道:“现在可好了,我也下不了水,那鱼要怎么抓啊?”

????沈雪衣微笑道:“这个简单,不过你要答应我,不准再下水。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龙翼无奈的点点头。

????沈雪衣满意的点点头,道:“这才是听话的好病人,今晚你就等着吃鲜鱼吧!”

????当下吸了口气,她修长的身影,化作一道利箭般“嗖!”

????的一声,优美的跃下水中。

????不久,沈雪衣抓起了一条巴掌大的小鲭鱼,朝龙翼坐处丢了上来,同时悦声道:“一条了!”

????话声刚落,又一头栽入水中,半个时辰的功夫,沈雪衣已经抓了二十几条鱼上岸。

????龙翼道:“雪衣,够了,这些鱼够我们吃的了,留一些配种繁殖,多生些鱼仔鱼孙,以后就不愁没得抓了。”

????沈雪衣白了他一眼,道:“有你这样说法的吗?”

????说完,甩了甩秀发上的水珠,游上岸来整理一下衣服。

????龙翼看着这些活蹦乱跳的鱼儿,将它们分成两堆,兴奋地道:“这一半油炸,这一半清蒸,那口味一定不错,想着就流口水,太棒了!”

????沈雪衣见他兴奋的样子,不禁调侃道:“我说的没错吧,你呀,除了吃,还是吃,永远不会改变。”

????“那也要谢谢你的厨艺啊!否则我怎么会那么嘴馋呢?”

????龙翼一边说着,一边找来东西把鱼串起来,沈雪衣心中一阵甜蜜,那种感觉是以前她从未享受过的。

????龙翼把鱼全部串好之后,急道:“好了,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吃鱼了。”

????沈雪衣微笑道:“那我们就回去吧,我也有好一段时间不曾吃鱼了,看到这些鱼,还真的想吃。”

????龙翼微笑道:“那还等什么?走吧。”

????二人一路上,又说又笑的,换了溢满了整个芸香谷。

????“这些日子与你相处,我觉得好充实,好快乐!谢谢你给了我这段生命中最美好、最快乐的时光,我永远不会忘记的。”

????沈雪衣顿时低声沉沉的道,仿佛她是使出全身力气和全部勇气才能将这话说出一样。

????龙翼呆呆一怔,转首凝望着天真无邪的沈雪衣,内心顿时百感交集,倘若自己恢复了武功,真的舍得离开芸香谷,离开沈雪衣吗?

????是沈雪衣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,自己也给她的生活带来新的世界,但是,那紧紧是医者与被医者的一次交往吗?

????龙翼心中一阵茫然。

????爱情,不正是这样慢慢滋长起来的吗?

????现在剩下的惟有面对,二人最坦诚、最直白的面对。

????在彼此没有直接表白面对之前,一切都显得那么可望不可即。

????这就是爱情的窗户纸。

评论列表: